山西酒店坍塌造成多人死亡,今年已是第2起,还会有下一起吗?

duoduo 86 2021-05-02

【山西临汾饭店坍塌事故】8月29日上午9点40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一两层饭店发生坍塌,事故造成多人被埋。亲历者介绍,当天一名老人庆祝八十岁大寿在该饭店举办宴席,到场多是亲戚和同村村民。救援工作于8月30日3时45分已全部结束,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

【福建泉州饭店坍塌事故】2020年3月7日19时14分,位于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的欣佳酒店所在建筑物发生坍塌事故,造成29人死亡,4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5794万元。事发时,该酒店为泉州市鲤城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外来人员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

两起酒店坍塌事故,造成多人伤亡,令人痛心,催人反思。山西酒店坍塌造成多人死亡,今年已是第2起,如何避免此类重大安全事故再度发生,我是柳乡人,今天愿意和大家一起对事故原因做一分析。

加大酒店经营资质审查近日国务院查明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事故责任单位泉州市新星机电工贸有限公司将欣佳酒店建筑物由原四层违法增加夹层改建成七层,达到极限承载能力并处于坍塌临界状态,加之事发前对底层支承钢柱违规加固焊接作业引发钢柱失稳破坏,导致建筑物整体坍塌。

然而,时隔5月有余,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又发生“8·29”饭店坍塌事故,事故造成多人死伤。据救援队现场参与救援人员介绍,坍塌的饭店原本为一层建筑,底部有地下室,饭店在一层的基础上加盖了彩钢板房。饭店从一层坍塌,导致二层连带坍塌。

饭店酒店是人员聚集场所,每天都有大量人员来此入住、聚餐,甚至举办大型会议、宴会宴请、娱乐活动等,一旦发生坍塌事故,往往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人们不禁要问:仅仅隔了5个月,为什么又会发生如此惨重的饭店坍塌事故?这些建筑在经营之前的资质是如何得到了审批通过?

因此,柳乡人建议,全国各个地方的城建、工商、安检等部门,都应对本地所有饭店酒店的主体结构、原材料质量、建筑工艺、施工水平等进行一次地毯式、拉网式的建筑质量安全大检查,大排查,对存在建筑质量安全隐患和质量问题的饭店酒店,必须限期整改或永久取缔。对于失职渎职的人员和行为必须严肃调查,严惩不贷。

严肃处理事故责任人员

饭店酒店违法建设,违规改建扩建用途,并且堂而皇之地顺利营业,暴露出地方有关方面安全生产监管责任不落实,长期造成安全风险隐患的漏洞和盲区。对于失职渎职的人员和行为相关部门必须严肃调查,严惩不贷,给死者和受害人员一个明确的说法和答复。

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一般性建筑耐久年限为50-100年,而我国的新建建筑质量却只能持续25-30年,比规定住房寿命缩短一半以上。因此,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工程监理和经营审批显得日益重要和紧迫。相关部门和人员一定要高度负责,严格把关,绝不让危房变饭店酒店,留下事故隐患。

对于出现重大安全事故的饭店酒店,对责任单位、责任人以及相关部门一定要依法追责,严厉查办。明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对杨金锵等23名涉嫌犯罪的有关责任人,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对事故涉及的有关公职人员,福建省纪委监委正进行审查调查。相信临汾“8·29”饭店坍塌事故的责任人和相关人员也在劫难逃,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总结:安全至上,生命至上。目前,由于多种原因,我国的建筑质量令人担忧。因此,柳乡人建议外出旅行入住酒店,召开大型会议,举办各种宴会等,旅客和主办方一定要对预选预定饭店或酒店的建筑质量进行必要的了解,对于年代久远、私自改建、问题严重的饭店或酒店,坚决回避和拒绝。山西酒店坍塌造成多人死亡,今年已是第2起,你认为还会有下一起吗?柳乡人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今天爸爸走了,肝癌转移肺癌,坚持了一年多,最后走的没什么痛苦,今年才56岁,我该怎么办?

爸爸去年八月查出肝癌晚期,查出来到今年六月份一直带着老爸各处治疗,连家都没有回,一直在外面,徘徊在各大医院,期间做了两次介入,出现严重腹水,感染,消化道出血,都被我从死亡线拉了回来,真的不知道那每个日日夜夜是如何度过的,翻阅了无数本专业书籍,查阅了大量资料,看了N多案例,总之一次又一次带老爸闯过死亡线。六月份突然肿瘤破裂,腹部剧痛,做了CT确诊肿瘤破裂,我瞬间奔溃,跑遍这个城市所有医院,所有医生看到片子都是摇头,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门静脉被癌栓堵死,外科也没法开刀,癌栓都长到了心脏,包括所有家人都劝我放弃,无奈之下我们坐着救护车回老家,六个小时车程,老爸非常虚弱,血压50到70,心率120多,脸色煞白,一路一直吐绿水,一路我跪着接爸爸的呕吐物。到了老家很多人听到风声等在门口,村里的医生也在,爸爸抬回家就开始翻白眼,医生把脉,出来连连摇头,说准备后事吧,心衰了,妈妈和几个阿姨在另一个房间开始准备寿衣,哥哥和舅舅门哭成一团,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强忍着泪水窝着爸爸的手,可是爸爸却不认识我,我看爸爸指甲长了,想着最后给爸爸修剪一次,就在剪指甲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输氧气,输氧气应该是有用的,最后再博一把,然后我给哥哥们说了我的想法,大家瞬间被激活一样,在村里疯的了找输氧机,好在之前有家病人用过,一阵忙乱,给爸爸输上氧气的那一刻,时间静止了,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奇迹,可是并没有好很多,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守护着老爸,半个小时过后爸爸突然睁开眼睛和我说话,我心里一激灵,这是不是人们说的回光返照,心里真的又害怕又高兴,爸爸居然要喝水,慢慢喂了几口,还是吐了,我就一滴一滴的喂,慢慢的不吐了。那个夜晚我陪在爸爸身边,一夜未眠,就这样看着,爸爸输了氧气感觉呼吸很平稳,呼吸匀称的睡着了,放下戒备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第二天爸爸明显感觉好了很多,我们冲了点营养粉,用针管打进嘴巴里,然后我通过在市里输液的单子给老爸配了些药,在县上买回来,村里医生给老爸输,就这样老爸居然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慢慢的能下地走路,再到自己上厕所,然后一个月过去了,就开始打牌了,现在距离那次死亡线已经两个多月了,老爸状态一直很稳定,目前也不敢做任何治疗,吃任何药了,就享受老家的好空气和没有农药的蔬菜。这一路走来真的太不容易了,好在老爸心态好,不把病情放在心上,加上我和老妈的悉心照料,真的很感激爸爸还在我身边。

上一篇:已是最后一篇文章
下一篇:舟曲,废墟上的哀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