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大二学生失联37天,尸体DNA鉴定确定死亡,你怎么看?

duoduo 80 2021-05-02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吴胜确认死亡的消息很心疼。看到视频中吴胜父母拿着寻人启事在街头一个一个地向陌路人询问,吴胜母亲泣不成声的样子特别难受。想想19岁刚上大二的孩子,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留下父母无限的记挂和亏欠。或许家境贫寒,或许世事给了他太多压力,这样悲剧的发生背后有很多说不清的复杂因素。新京报记者孙瑞丽采写《武大失踪学生父母寻子37天》一文完整呈现了吴父吴母这三十多天的艰难经历,只愿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

认识吴胜的人都觉得,19岁的他是个开朗并且温和的男生。所以,当3月25日,警方通报,吴胜死亡且排除他杀时,吴胜父母一度表示绝不相信。

3月20日以来,有媒体报道,武大学子吴胜失踪,父母武大门口跪地求助,引起全国关注。彼时,吴胜已经失踪1个多月。他的手机信号,最后出现在长江二桥附近。之后,再无线索。

吴胜是武汉大学信息学部测绘专业学生。为了找到他,不识字的母亲何凤琼和不太会表达的父亲吴友权在武汉发放了上千份传单,钱财用尽,几乎流落街头。

当夫妻俩得知儿子死亡的消息时,他俩的寻子路,已持续了整整37天。

儿子失联

第一次听说儿子联系不上,何凤琼急了。那是2月19日傍晚,丈夫吴友权接到吴胜辅导员电话,说马上要开学了,吴胜联系不上,问吴胜是不是还在家。

吴友权告诉辅导员,吴胜元宵节(2月11日)那天就回学校了,后来还跟家里联系,说到学校了,没有说过还要去哪。

此时,吴友权和辅导员才发现,吴胜早在2月17日就联系不上了。

吴胜一家住在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的一个小山村。吴友权在矿下挖煤,每年收入2万多元,一家人生活清贫。吴胜还有个姐姐,也考上了大学。

何凤琼把吴胜看做自己的“心肝”:“他很会照顾人,跟我很亲。”吴胜从家里走的那天,还不到开学时间,何凤琼拉着儿子不让走,“你怎么喜欢学校比家里还多?”

“弟弟安慰妈妈,说是为了好好读书。”吴红彦说。她是比吴胜大3岁的姐姐。走的那天,吴胜说,可能挂了3科,要去复习补考。

那天,吴友权给了儿子2000元生活费。

2月19日,何凤琼一夜未眠,催着吴友权去找儿子。盘县位于贵州与云南交界的大山深处,距离武汉1300多公里。为了赶时间,吴友权生平第一次坐了飞机。

2月20日,吴友权赶到武汉。他去了吴胜宿舍,发现走时给儿子的2000元现金,还整齐地放在抽屉里。银行卡也在,里面有5800元。他不知道儿子不带钱,能去干什么。

在吴胜辅导员的帮助下,吴友权去武汉珞南派出所报了警。民警查看了学校周边的监控,“看了整整两天”,2月17日下午3时49分,吴胜的身影出现在武汉大学附近八一路北地下通道路口。他穿着橄榄绿的外套,背黑色双肩包,大步向地下通道走去。

警方还查到,吴胜的手机信号出现在徐东大街长江二桥桥下,时间是2月17日晚21点至2月19日早7点。

吴友权和吴胜的老师同学立即去了长江二桥附近寻找,但是,没有找到。

2月23日,吴胜同学拨打吴胜手机,手机突然提示“正在通话中……”那一次,信号定位是长江二桥下面的四美塘公园。

不知缘由

第一次线索断了之后,警方向吴友权提取了DNA,让他回去等。

吴友权听话地回到了贵州。没有找到儿子,妻子边哭边骂他:“没用的爸爸!”

夫妻两人愁苦不堪,每天都在想,吴胜为什么突然失联。

离开家时,吴胜说自己挂了3科。他们分析,儿子是不是因为上大学后成绩突然不好才出的问题。

吴胜从小成绩优异。5岁时,吴胜就上学了,年纪是班里最小的,学习却拔尖儿,“他小小年纪就懂,跟我们说好好读书将来给爸爸妈妈买大房子”,吴红彦回忆。

吴胜高中就读贵州六盘水盘县一中。高中同学印象里,吴胜“品学兼优”。

武汉大学官方资料显示,2015年6月,吴胜通过了武汉大学“自强计划”。那是武汉大学专门面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县以及县以下中学选拔农村户籍高中毕业生的计划。该计划入选者,只要高考分数不低于所在省一本线,就可以录取。

吴胜高考顺利达到一本线,选择了武汉大学在全国排名靠前的测绘专业。

吴友权回想在学校跟吴胜最好的朋友聊天,这位朋友说,吴胜之前说过,压力很大,一直觉得做什么都没有信心。

吴友权还知道,吴胜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助学贷款。他曾跟儿子说过,自己赚了钱,会帮他还。但是,去年吴友权在矿下劳作时,被东西砸中,受了重伤。

去年,吴胜勤工俭学,发过传单。他还告诉过吴友权,想跟表哥去搬砖。吴友权担心,吴胜是不是出去找工作被人骗了,“肯定是被人控制了。”

“想不通”

3月16日前后,吴友权没有跟妻子打招呼,突然一个人来到武汉。过了几天,何凤琼也追来了。

吴友权不会说普通话,贵州话说得也很慢,很难完整表达一个意思。何凤琼不识字。除了去学校,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找人。

夫妇俩每天徘徊在武汉大学门口,举着儿子的相片,跟来来往往的学生诉说:“我儿子吴胜丢了,小姑娘,小伙子,你们能不能帮帮我,帮我找找?”

吴胜失联第32天,武汉微雨蒙蒙。何凤琼冻得发抖,一位同样在武汉大学寻找失踪儿子的家长给了她一件大红色漆皮薄袄。漆皮大面积掉落,薄袄红白斑驳。

3月20日深夜,江风清冷,夫妻俩又到了长江二桥附近。何凤琼提着一个食品袋,里面装着矿泉水、雨伞、已经凉了的饼。这一次从贵州出来,包括路费在内,两人身上只带了1000块钱。

有夜跑的路人停下来看这对面色彷徨的夫妻。吴友权没等对方问完,就用贵州话断断续续地讲。路人听着,唏嘘不已,指着周边的监控跟他们说,应该请警察把这附近的监控都看看。

一转眼,何凤琼不见了。众人大惊,吴友权赶紧跑到长江边上找。何凤琼被从江边堤坝外的草坡拽上岸,低着头呜咽:“我就是去找找,想不通,想不通。”

3月21日,两人又找到了武汉大学测绘学院。那天,学校又一次联系了街道派出所,但是,民警告诉他们,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月,监控被覆盖了。何凤琼大哭,跪在派出所门口不肯走。

“我的大学儿子”

吴胜失踪第36天,关于吴胜失踪的消息已经在网上传播开。吴友权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全国各地的人说看到了疑似他儿子的人。甚至,有寺庙的和尚给他打电话,说可以算出吴胜的位置。

何凤琼开始不再每天哭泣,她觉得,这么多人看到了儿子,说明儿子至少没有死。

3月24日晚上,吴友权接到一位来自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镇老太太的电话,说跳广场舞时看到了吴胜。当夜他们赶到江夏区,联系警方查看监控,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晚半夜回来的路上,何凤琼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儿子失踪以来,我没有做过噩梦,说明儿子没有事。”她在路上说。

第二天一早,她在珞南区派出所跟别人说,要去江夏区发寻人启事,被警方劝阻。前一天,警方再次让他们比对了DNA,并嘱咐夫妻俩,一定要在派出所等他们。

3月25日上午9点,珞南区派出所所长和武大测绘学院辅导员、书记同时赶到。吴胜父母跟警方一起上了车,一上车,何凤琼便号啕大哭,警方通知他们,江里捞上来一具尸体,DNA跟吴友权比对上了。

“吴胜的遗体是在天兴洲长江大桥上游一点点被我们一个船员发现的,发现时他的遗体看样子泡了很久,已经严重变形。”3月25日,长航公安水上巡查队一罗姓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

天兴洲长江大桥位于长江二桥下游,直线距离10公里。

打捞那天是3月20日,距离吴胜失踪32天。那天深夜,母亲何凤琼在长江二桥的江边徘徊,久久不愿离去。

3月22日,警方在《楚天都市报》上登载了《认尸启事》。

3月25日,从存放遗体的青山殡仪馆出来,何凤琼突然变得冷静,她说,看过遗体,“不是我的儿子。”

在珞南派出所门口,她坐在门外的台阶上,靠着丈夫吴友权哭着要自己的“大学儿子”,无论谁劝,都不愿进去听警方的最终通报,直到昏厥。

此时,一直闷声在给妻子抹泪的吴友权,第一次大哭起来。

“江歌被杀案”中的刘鑫是否值得被原谅?

从知晓“江歌被杀案”以来,我为该案写过四篇文章,回答了悟空问答中我留意到的关于该案的所有问题,我皆尽所能对刘鑫穷追猛打,但在内心深处,我敢说我比刘鑫自己都渴望去原谅刘鑫,但她不给我这个机会。

你以为愤怒、谴责、穷追猛打一个道德沦丧者快乐呀?那是在拿她的缺德和无耻惩罚我们自己。谴责和批判从来不够优雅得体,愤怒的滋味也并不好受,但我们能怎样呢?

刘鑫至今死不悔改,仍在变本加厉负隅顽抗,让我们如何去原谅?我们今天原谅了她,谁还惨死的江歌和悲愤交加的江母一个公道?谁去救济伦理、道德的颜面扫地?谁又能给公平正义一个公平正义?谁还能为人性的底线疾呼?我们从来没有不原谅刘鑫,我们只是在抵制我们共同生活的世界被无德者污染,我们只是在爱惜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不是我们不原谅刘鑫,是刘鑫不原谅我们。不是我们要毁灭刘鑫,是刘鑫要摧毁我们的道德和伦理。不是我们不放过刘鑫,是她不放过公平和正义。不是刘鑫没有退路,是他把我们逼到了人性的死角。

如果我们原谅了仍在负隅反抗,随时试图反击的刘鑫,那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所有的事非曲直和公平正义,我们放弃了人性的阳光和社会的灿烂,放弃了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我早已不再渴望刘鑫能够悔改,但我坚持呐喊到底,因为只要活着,我是誓死与无知无耻无德者不共戴天。即便真离统治不了世界,作为真理的拥抱者我们也必须旗帜鲜明。

因为正邪之间没有空地,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渴盼自己并有责任保证我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阳光灿烂人性纯良的道德社会,而不是相反。

所以,为了江歌,为了江母,为了道德,为了这个社会的风气,也为了将来我们的子女能够生活在更加和谐幸福的世界。对于死不悔改的刘鑫,胡美美拒绝原谅。

上一篇:已是最后一篇文章
下一篇:舟曲,废墟上的哀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